<button id="io8yj"><acronym id="io8yj"><input id="io8yj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  • <tbody id="io8yj"></tbody>
    1. <s id="io8yj"></s><button id="io8yj"></button>
      <th id="io8yj"></th>

      回顾1963年特大洪水,峰峰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水灾

      来源:微观峰峰公众账号 作者:微观峰峰编辑 发布时间:05-26

      五月的元宝山下,平湖一汪,垂柳两岸

      山,水,景,让人感慨万千

      王邦国烈士纪念亭,就矗立在元宝山下,滏水之畔。“1963年8月6日凌晨,山洪倾泻,滏阳河水猛涨,彭城人民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。部队闻讯出动抢险,被汹涌的滏阳河阻于北岸。王邦国毫不犹豫,挺身赴险,英勇牺牲于汹涛恶浪之中,享年二十五岁。”



      四十六年前的洪涝灾害,是邯郸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水灾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世有名言:“治国者治水。”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母亲河———滏阳河,发源于鼓山中段神麝山。

      1480年,明朝任磁州学训导的杨贵诚,曾赞美黑龙洞涌泉:“千年寒氛空外拥,一川暖气地中升。于今排雍通天府,广灌田寿岁岁登。”眼前的景色更为怡人。

      沁河、输元河治理,渚河改道、滏阳河张庄桥节制闸及分洪闸,张庄桥南滞洪区,支漳河绕市等工程,于上世纪50年代以后施工兴建。东武仕水库,经过多次扩建,控制流域面积340平方公里,设计总库容1.81亿立方米。岳城水库,核定总库容量12.1亿立方米,按1965年规划指标可防御1000年一遇洪水。

      临漳,有大禹治水的足迹;史料,有母亲河旱涝的记载:

      1917年6月,大雨三昼夜,河水陡涨,田禾尽没,房屋倾塌大半……除丛台附近以外,其余全部被淹,水深约1.2米。

      1947年,沁河在铁路以东决口,旧城北门外被淹,水深0.5米。

      新中国成立后,1954年、1956年、1963年,曾发生过三次大水灾。

      邯郸属温带大陆性气候。年平均降水量为563.8毫米,全年降雨量的80%集中于6月到9月。63年8月的暴雨,是因日本到渤海区间的高压中心,向邯郸输送潮湿空气,长江流域宜昌的小低压北上,8月2日侵入邯郸,空气上升,水气凝结,形成暴雨。

       

      1963年6月上旬至7月初,邯郸专区抽调了5300多名干部,组织了1500个抢险队、1150个常备队、1630个后备队,组成了一支22万多人的防汛大军。搭建汛铺1460座,备木桩1.66万根、软料3405吨,随时应战。

       

      8月2日至9日,七天之内,邯郸地区全境平均降雨量达608毫米。暴雨中心在邯郸、武安一带。西部山洪暴发,续接平原沥水,洪沥齐灌河涯。漳、卫、滏、  等河均出现特大洪峰,全区几乎没有一社一村未受袭击。被冲、淹、砸死668人,伤6746人,因灾患病人、畜甚多。农业、工业、交通邮电运输业等,都受到空前严重的损失。全区损失总值达58794.97万元,灾后生产生活困难。


      1963年大水鸡泽全县被淹

       

      8月1日,武安始降暴雨。2日,漳河、  河、滏河流量大增。3日,邯郸电厂被迫停电,市郊被淹,邯峰、邯武、邯大交通始断。

      4日,齐村大坝告急。专署副专员常直,紧急部署防汛抗洪。邯郸市副市长苏其祥亲临一线,1000多名工人和驻军官兵,加固齐村大坝。

      4日,支漳河张庄桥站全堤漫决。  牛河两岸漫溢,京广线以东、东风渠以西1492个村庄围淹。永年40个村庄水漫房顶,数万灾民上房攀树呼救。

      5日,鸡泽全县被淹,十几万群众待救。滏河右岸辛庄营、左岸马头,永年南沿村决口,支漳河数座水库失事。地委书记庞均作出具体部署,立即建立永年旧城、成安、永年  关三个前线指挥部。驻军派出小船14只……奔赴永年抢险。

       

      6日,峰峰电厂被迫全部停电。矿区及全市工业企业危上加危。的河多处水库失事,京广铁路  关大铁桥冲断。永、曲、肥、鸡一片汪洋。鸡泽157个村、永年30多个公社失去联系,40余人探险无下落。

      6日晚,地委提出:死守齐村大坝,确保邯郸市区安全;抢救电厂;动员全体职工群众保护国家财产安全;抢修邮电交通,打通与市外联系。石家庄等友邻地区向永年、鸡泽空投橡皮船42只及熟食、药品。

      7日,峰峰矿区9个企业被冲,90余人失去下落。岳城水库水位从112.3米上涨到143.7米。为确保漳河北堤和下游邢台、石家庄、沧州、衡水等专区数千万人民生命财产及天津市安全,经中央批准,7日6时主动在漳河右岸南堤三宗庙、二分庄、后佛屯、魏县东王村四处分洪。共计过水约1250秒立方,灌入临漳、魏县、大名漳南一带。24时,大名境内漳卫之间一片汪洋,水漫村庄,仅露树梢。临、魏、大三县240名干部、19万民工战斗在狂风暴雨之中:“水涨堤高,人在堤在。”

      7日17时,专署民政局局长张银山在永年旧城护送人员时,不幸坠水牺牲。

      8日,填堵决口13处,修桥两座,复路50公里。

      9日,全区晨停大雨。4时,东武仕水库大坝外坡塌陷一洞6平方米,庞均亲临指挥调驻军两个连突击抢堵,至晚解危。

      10日,全区无雨。各河水势渐落趋稳。省委指示,挡住大名漳河左堤漫溢。地委部署,全党全民动员起来,团结一致,战胜水灾,积极恢复生产生活秩序。    

      15日,大部地区转入一面抢救财物、安置灾民生活,一面集中力量、排水救苗、开展灾后生产。

      16日、17日之后,京广线以西全部脱水。全区已救出灾民24万,迁出险村440个,架设庵棚安置21万人,大部分灾民脱险。

      那年!水漫铺板像小船,水漫河道一望无边

      曾在邯郸专署水利局工作、85岁的翁文彬,言语激动:“63年我住在中华大街以东和平路五金公司家属院,8月2日下了一夜大雨,3日早起,房屋都陷了下去,门都打不开,水有1米多深。我从窗户爬出来,赶紧步行奔到三堤村。那年,水漫铺板像小船;水漫河道一望无边。”

      “我非常怀念张银山。他在永年南桥牺牲了……翁文彬饱含深情地说。

      初夏,我们来到永年南桥村南潭路东,“张银山烈士殉难纪念碑”前。曾下水救捞张银山的南桥村民张富,那年27岁。他讲,那天张银山与地委领导指挥援救。张银山不会水,拄着标杆摸索着前行。突然,滑进了湍急的洪水中。事后张富扎了几个猛子,终于将张银山捞了上来。那时,天已黑了,离张银山滑进洪水中的时间已过了五个小时。

      曾在滏阳河岸居住过的76岁的连玉芹说:“63年的洪水太大了,河上漂的都是牲畜和房架。王邦国是安徽凤阳人,纪念碑建成之后,他的女儿还专门来祭奠过父亲。元宝山是风景区,也是人们缅怀先烈的地方。每至清明,人们都要为王邦国烈士敬献鲜花。”

      毛主席号召“一定要根治海河”

      1963年11月17日,毛主席号召“一定要根治海河”之后,百万民工投身于根治海河之中,海河流域才从根本上改变了模样。

      矿区水利局办公室主任顾建军介绍:“元宝山景区,防洪工程与河道景观融为一体……”这是邯郸市水域综合治理、保持生态平衡、科学利用水资源的一个缩影。

      邯郸市水利局办公室主任王洪春介绍:邯郸市水利事业,正逐步由工程水利向资源水利转变。全市目前已建成水库82座,万亩以上灌区18处,大名泛区、永年洼两处重点蓄滞洪区。实施了全国闻名的生态水网工程……水利为我市防洪、抗旱、供水和生态安全,提供了坚实的支撑和保障。

      分享到:
      相关信息

      最新资讯

      图片新闻

      热点推荐

      幸运时时彩计划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